love beyond limits

小说《爱无疆》 By 林帅

那时候,她还小。
看着天空突现的亮点,以为是流星雨。
然而瞬间,整个皇宫燃烧起来,哭喊声,警报声,漫天响起。
父王城墙上对士兵呐喊,我亲爱的兄弟们,我这一生信仰一个简单的准则,那就是保护你的家人,捍卫你的国家。赵国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祖宗,没有赵国就没有家。我亲爱的兄弟们,我将和你们一起誓死捍卫我们的赵国,就让让我们用敌人的鲜血来光耀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祖宗。
士兵们一起敲响手中的武器,大声狂喊,誓死保卫赵国。

小小的她被着响彻云霄的嘶吼声吓得躲在奶妈的怀抱里。
小小的一只猫躺在小女孩的怀抱里,摇动着耳朵好奇的听着巨大声响。
突然小猫挣脱了小女孩的怀抱,跳到地上朝门口走过去。
小女孩反应过来,着急的叫道,琪琪,琪琪过来,琪琪过来。
小猫依旧往外走去。
眼看琪琪消失在门口,小女孩想要下地过去追。
但奶妈阻止了她,奶妈说,公主,外面危险。

突然门被推开,赵王走进来,手里抱着琪琪。
他走到小女孩面前,跪下去,把猫咪递给小女孩。
赵王说,靖儿,认真听爸爸的话,爸爸要你等一下乖乖跟奶妈先离开,爸爸后面就去找你们。
小女孩说,不要不要,我要和爸爸在一起。
赵王抱住小女孩,慈祥的说道,我的宝贝,乖乖,爸爸平时都听你的,你这次就听爸爸的,好不好。
小女孩说,好吧,但是你要赶紧过来,不要等太旧哦。
赵王吻了一下小女孩的头发说,爸爸答应你,爸爸很快就到。
然后赵王说道,锦衣卫听命。
突然,从各个角落闪现十二个锦衣卫。
赵王对着锦衣卫说道,护送公主前往迷雾森林地堡,不得有闪失。
奶妈接过靖公主
赵王走到大堂前,拿起挂在堂中央的一把古剑,看了看,走到年长的锦衣卫面前,说道,等她准备好的时候,交给她。
奶妈抱着靖公主从暗道离开。
小女孩一直回头看着赵王。
赵王对她微笑点点头。
小女孩的脸彻底在视线中消失了,
赵王才让强忍住的眼泪滑落脸颊。

赵王回到城墙上。
赵国士兵死伤惨重,而城下的秦国大军势如破竹,滚滚而来,乌黑黑的一大片。
一队秦兵挖开下水道,进入城内。
赵王赶紧披挂上马,领军前去阻拦。
一阵厮杀,赵王拦阻了秦兵,可是还来不及喘口气,城墙正门被秦军攻破,滚滚秦兵蜂拥而入。
赵王率领残兵,拍马冲向秦军。
很快,他被秦兵包围。
赵王在秦兵中来回冲撞厮杀,如同出入无人之境。
突然一把箭刺穿他肩膀,紧接着五六支弓箭射进他胸部。
赵王摔落马背,口吐鲜血。
秦兵分开,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的男子,他从马背上下来,走到赵王面前。
赵王虚弱的看着他,用尽残余力气说道,嬴政,请善待赵国百姓。
男子看着赵王,沉默一会儿,沉稳的说道,我会的,你放心,他们已是我大秦国的子民。
赵王看着男子,慢慢的闭上眼睛。

秦王转身对左翼将军说,赵王有一个女儿,把她解决掉。
左翼将军领命,带军进城搜查。

嬴政自己步行的走在赵国的街道上,看着两边的房屋建筑,和墙上的标牌,道路的设计,他感慨道,赵王是个伟大的王,只可惜太善良了,霸气不够,野心不足。

左翼将军赶来,下跪在秦王面前,说道,报告秦王,赵王小女儿已从地下隧道逃走。
嬴政不急不慢说道,派人追杀,一定要灭掉,不可留下后患,寡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左翼将军领命前去。

奶妈抱着靖公主在锦衣卫的护卫下前往迷雾森林迷失洞。
他们走在竹林山中。
靖公主因为爸爸还没有赶来而开始哭泣。
突然领头锦衣卫做了一个不要发声的动作。
奶妈赶紧捂住靖公主的嘴。
是竹子断裂的细微声音。
带头锦衣卫马上拔出剑,其他锦衣卫也赶紧拔出剑。
突然一根竹竿射向靖公主和奶妈,带头锦衣卫挥剑劈开竹竿。
紧接着数十根竹竿射向他们。
竹竿背后跟着数十个带面具黑衣人。
厮杀场面万分激烈,无数的竹叶飘落下来。
锦衣卫已经倒下五个。
带头锦衣卫赶紧大喊,奶妈带靖公主向南奔跑。
一个站着不动的黑夜人搭箭杀向奶妈。
箭穿过奶妈的肩膀,划过静儿的脸颊。
奶妈竭尽全力抱着静儿飞快的往前奔跑。

没多久,十一个锦衣卫全部倒下。
奶妈飞快往前奔跑,但是路的尽头,是鬼谷底。
带头的黑衣人在他们身后出现。
带头的锦衣卫与带头的黑衣人交手。
没几个回合,带头锦衣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带头黑衣人一步步走向奶妈,拔剑刺过去。
奶妈突然一个闪身躲过剑,然后一个旋转和起跳,把带头的黑衣人打落地上。
其他黑衣人赶到。
带头黑衣人站起来,舔了一下嘴角的血,说道,原来你才是锦衣卫的领头。
奶妈看着带头的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应答,突然她抱着靖公主一个飞跃,跌落鬼谷底。

十二年过去。

城门上到处贴着悬赏刺客独臂莫名的告示。
城墙外更是贴满了告示,悬赏举报捉拿各种各样的刺客。
刺秦好像是一种时尚的挑战。
民间有很多地下组织或者商贾赞助刺秦,他们出钱收买江湖侠客武士。
刺秦,有的人为的亡国之恨,有的是因为全家为秦军手刹,有的是替天行道。
刺秦是一个一夜成名的机会,总有不怕死的侠客武士前往刺秦。
但未曾有人成功过。
唯一个最接近成功的,就是荆轲,但最后图穷匕见的时刻,还是失败了。
后人对此事的记载,有了偏差,荆轲献给秦王的,其实是一副藏宝图,传说可通往长生不老之地。
而荆轲是受雇于一个巨贾。

秦王时刻警惕着刺客,并重金悬赏举报刺客者。
所以,这成了一个有趣的游戏。
每当有刺秦消息出来,都会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偷偷讨论的最有趣话题。

城门检查森严,进出城都要经过三重门的把关。
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顺利通过城门,进入秦城。
她环顾着四周,选中了一家长兄水饺店,走了进去。
她找了位子坐下,看了四周,隔壁第三座坐着四个秦兵,在吃午餐。
店小二过来招呼道,客官吃什么?
女子说道,一碗水饺,两块豆腐。
店小二说道,要喝点茶吗?
女子说道,来一壶铁观音。

这时候女子才注意到,她右边隔着一桌,坐着一个衣衫过时大小不搭缝补多处的男子。
男子抿了一下嘴,挥了一下手,说道结账。
他伸进胸口层层叠叠的衣服摸了许久,然后用力拍照桌上。
突然整个饭馆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男子看。
男子看着四周的目光,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赶紧摸摸嘴角,没有米粒在上面啊。

几个秦兵从座位站起来,朝男子走去,面目狰狞。
男子赶紧站起来,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我没吃霸王餐,我吃饭付钱的。你看。
男子把桌面上的钱拿给官兵看。
带头的秦兵更生气了,他对旁边的说道,活得不耐烦了,就地正法。

秦兵拔出剑,刺想男子,男子本能的慌忙后退,结果脚绊到椅子,摔倒在地。
另一个秦兵挥剑砍向男子。
男子害怕的闭上眼睛。
砰地一声。
男子摸摸自己的身体,然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没有受伤。
这时候,砍他的秦兵如同柱子一样笔直的倒向他,压在他身上。
女子踢过椅子砸向另外三个秦兵。
附近的秦兵闻声聚集过来。
女子赶紧抓起男子,往外跑。
男子挣脱女子的手,说道,我的东西,他们比我命更重要。
男子赶紧跑回去拿东西。
后面秦兵追赶。
但女子不想杀人,所以她只是提着男子快速往前逃跑。

大雨倾盆直下。
野外的古庙里。
男子气喘的说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同样气喘的女子,拿下潮湿的头巾,盘在头顶的长发飘落下来,露出女性的面貌。
女子说道,因为你付的钱。
男子看着女子的长发受到惊吓,没想到对方是个女生。
男子说道,我的钱怎么了?
女子说道,你真不知道,还是装的?
男子说道,我又必要拿我生命开玩笑嘛?我这才刚下山,师傅的任务都没有完成,怎么可能现在想死。
女子说道,你给的钱是赵国的货币。秦王统一六国之后,强制统一使用秦币,违者必斩。
男子惊讶的说道,赵国灭亡了吗?
女子更加惊讶的说道,你是不是疯子啊?赵国灭亡都已经十二年了。
男子惊讶的说道,你肯定吗?我才不信呢。
女子说道,没有人比我更肯定,我是赵国的公主,我父亲就是赵王。
男子惊讶无比,他解释道,我自幼跟随师傅在深山上修炼捉妖术,与外界完全隔离,今天是我下山的第一天呢。
靖公主说道,你脑子真的是疯了?捉妖术?妖怪?那是讲给小孩子的故事呢。
男子认真无比的解释道,我说的是真的,我这里有妖典。
男子从破旧的背包里拿出一本破旧的羊皮卷,来到靖公主旁边,翻给靖公主看,然后说道,你看,这妖是狐妖,可以画皮,就是可以更换人皮,非常厉害的妖怪,我的祖爷爷和祖奶奶为了抽拿她都牺牲了。
最后我奶奶才成功把她镇压在玄冰山里。

靖公主不屑的说,你真的在深山里学这个东西学了十几年?
男子说,是的,就像妖怪需要修行一样,捉妖师也需要学习很多东西,包括内心的修炼。
靖公主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说,我叫霍心,对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靖公主拿出一些秦币递给霍心,说道,想保命的话,以后不要再用赵国货币。
霍心接过说,谢谢你,我日后一定还你。
然后霍心把赵国货币直接扔在地上。
靖公主心里很不好受,说,你就这样扔掉啊?
霍心拍拍手说,他们已经毫无用处了。
靖公主,可那是赵国的货币,赵国灭亡了,这些是唯一可以纪念的东西。
霍心平静的说,赵国灭亡就灭亡,有什么好紀念。
靖公主突然拔剑指向霍心。
剑停在霍心的喉咙。
靖公主愤怒的看着霍心说,早知道我就不该救你,你活该受死。
靖公主挥剑拍向霍心,霍心弹飞出去,摔倒在地。
霍心不解的说道,我说错了什么?

靖公主没有理他,弯腰捡起赵国的货币,放进口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晚上靖公主给自己戴上面具。
俯身在秦宫的城墙上。
要靠近秦王嬴政,必须经过层层高手的把关。
秦宫外层由36个黑暗使者守护。
再往内是12名锦衣卫把守。
再往内是7名秦王亲自培养的护国使者。
各个都是天下顶尖高手。

靖公主躲过巡逻士兵,来到36亭。
靖公主轻声走过屋顶。
静坐在亭内的黑暗使者动了动耳洞,睁开眼睛,拔剑冲向屋顶。
靖公主被撞飞出去。
靖公主拔剑应战。
以一敌五,五个汇合下来,靖公主明显敌不过对方。
靖公主跳向隔楼屋顶,找机会逃跑。
黑暗使者紧追不舍。
屋檐下,秦兵围得水泄不通,各个搭箭等待机会射杀。
放箭,密密麻麻的箭阵射向屋顶。
靖公主挥剑挡开弓箭。
一个黑暗使者趁机,挥剑刺进靖公主的手臂。
靖公主失去重心,整个人从屋檐摔下。
秦兵迅速围过来,靖公主,手捂着受伤的部位,勉强站起来,跳向阁楼窗户。
黑暗使者迅速追赶过去。
靖公主在屋内跌跌撞撞,寻找躲藏之处。
突然从一把剑顶住靖公主的背部。
对方小声说道,转身过来。
靖公主转身的同时,挥剑挡开对方的剑。
但对方的剑又迅速顶住靖公主的喉咙。
对方没有蒙脸,因为秦兵已经知道他的面目。
靖公主惊讶的喊道,莫名前辈,怎么会是你。
莫名前辈说,我观看你和黑暗使者的决斗,年轻人你的武功底子不错,但耐心不够,我看你的剑招,是赵国之剑术。
靖公主拉下面罩,说道,莫名前辈,是我,赵王的女儿。
莫名说,原來是靖公主,很多人都说你已经死了。

莫名前辈检查了靖公主的伤口说道,黑暗使者的剑抹有剧毒。你去北少林找一位黑狗和尚,他懂得治疗之术。

莫名拿过靖公主的面纱,给自己绑上。
然后对靖公主说道,从西南门的小道口出去,那里秦兵把守最少。
靖公主哭着说道,莫名前辈,靖儿何德何能连累前辈,这可是生命危险之事。
莫名说道,你还年轻,我已经老了。刺秦只能靠你了。记住,不要让仇恨蒙蔽你的判断力,不要去恨你的仇人,而要试着去了解他,去感受他,这样你才能最清醒的知道敌人的缺点。
快点走,快点走。

莫名从侧们窗户破门而出。
刺客在这,刺客在这,秦兵疯狂呐喊。
秦兵围上来,黑暗使者闪电般出现。
莫名前辈奋力杀敌。
三百个回合后。
莫名前辈杀死了两名黑暗使者,自己身中十几处伤口。
他在屋顶上奋力向前趴,然后站起来,撕开自己的面罩,对着屋檐下围得密密麻麻的秦兵,哈哈大笑,死了我一个莫名,又有千千万万个莫名会站起来刺杀秦王。
密密麻麻的箭阵飞向莫名前辈。
数百支弓箭刺进莫名的身体。
莫名从屋顶摔下来。

在山上的古寺内,霍心睡得呼噜声直响。
突然有人扑在他身上。
他从梦中惊醒,本能的拼命推开对方。
霍心翻过对方,发现时今天救她的靖姑娘。
霍心着急的喊道,靖姑娘,靖姑娘。
靖公主,虚弱的睁开眼睛,看着霍心,轻声说道,我中毒了。
霍心撕开靖公主流血傷口處的衣服,看到伤口四周肌肤已经变成紫色的了。
是恐怖兰花毒,霍心大声说出来。
他转身在他的背包里寻找解药。

天微微亮了。
霍心走到樱花树下,采集雨露。
等他回到寺庙的时候,靖姑娘已经醒了。
霍心赶紧放下自己手上的坛子,过去扶起靖姑娘。
霍心说,靖姑娘,你中了恐怖兰花毒,我给你吃了解药,你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但你要连续吃药一个月,方能完全除去毒性。
靖姑娘说,谢谢你救了我。
霍心说,你还没告诉我是怎么受伤的呢?
靖公主,我行刺秦王失败。
霍心,为什么要行刺秦王呢?
靖公主,因为我是赵国人,我是赵王的女儿。我要报家仇国仇。
霍心,可这已经十几年的事情了。
靖公主,我这十二年,每天都想着刺杀秦王。
霍心说,我自幼跟随师傅二十几年,师傅什么都叫我,捉妖术,野外求生术,医术,其他民族的语言等等,但是就是没有教我如何理解人的内心世界。在我们捉妖师的世界里,无关仇恨,无关恩怨,我们的使命很简单,就是抽拿闯入凡界的妖怪,维持三界顺序。
靖公主,你也是赵国人,难倒赵国亡国你一点都不伤心吗?
霍心说,我不说了,免得惹你生气了。我刚收集了樱花露水,我去给你炖药。然后我们的找个安身的地方,这个破寺庙不能久呆。
霍心起身,边走动边说,对了你有亲人吗,你需要休养一个月,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照顾你,我有捉妖使命在身,到时候我通知你亲人过来照顾你,你有什么亲人呢?
靖公主看了看自己的伤口,霍心包扎的真好,然后看看忙着炖药的霍心,轻声的说道,我没有亲人。

霍心扶着靖公主走进一间农舍。
农舍的主人在门口说道,我都打扫干净了,我回去做饭了。
霍心对她微笑。
农舍主人转身离开,又忍不住停下来,说道,看着你们恩恩爱爱的,我都想起了我年轻的回忆了。
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转身继续离开。

霍心扶着靖公主坐在椅子上。
然后自己到处走走看看,说道,我都好久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靖公主说道,喂。
霍心转过身说道,怎么?
靖公主脸红的说,我要。。我要。。
霍心说,要什么?
靖公主说,我要上厕所。
霍心说,可是你的一只手不能动。
靖公主瞪他一眼。
霍心说,我帮你啦。再说让我吃点豆腐也是值得,我付出那么多,还要伺候你一个月,还要被误解是你的老公。
靖公主说,我也不想被误解是你老婆好不好。
霍心过来扶起靖公主朝房间走过去。
靖公主说,你等一下要给我闭上眼睛啊。
霍心说,好好,可是我还是会听见你尿尿的声音。
靖公主打了他一拳。
霍心说,哎呀,都要吃喝拉撒睡同个屋檐下一个月,还有什么好回避的。

霍心和靖公主坐着窗外看向窗外整片的田野,看了油菜花。
靖公主说,好漂亮。
霍心说,我一直很喜欢种东西,下了山,我都在怀念我种的那些蔬菜。你说什么蔬菜可以在一个月内成熟呢?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靖公主笑道,我都从来没种过东西。
霍心说,所以你缺少大自然的情怀。
靖公主说,我是没心思做这些。
霍心说,你要去感受大自然,就像诗人对大自然的描述感叹,你会感受到世界很优美。美好的东西非常的多。
靖公主说,每个人的命运不一样。
霍心说,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报仇,你不要生气啊,我只是说说我的感受,像我们捉妖师,使命就是维护三界秩序,在我们心理是没有国家观念的,赵国的妖,我们要捉,秦国的妖我们也要捉。我们都是女娲的子民。六国之前我们是一个国家的。所以国家和国家都只是我们的一种人为的分界,你说,我们和秦国人有什么区别?再说,现在不战乱了,不好吗?你杀死了嬴政,世界不是又要陷入混乱。

靖公主没有回话。
她自己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天亮,霍心早早起来收集樱花露水。
等到靖公主起来的时候,她发现霍心真的在翻地种菜。
看他掘土的姿势,非常的老练。
靖公主说,万一一个月后不成熟呢?
霍心说,我想开了,不一定要结果,过程开心就好,如果一个月后不成熟,那就留给其他人吃吧。
靖公主,你种的是什么菜啊?
霍心没有停下来,只是用手抹了一把汗,说,苦麦菜。
靖公主靠着窗户坐下,看着霍心干活。
霍心突然停下来,说道,你的药熬好了,在紫砂壶里,现在应该还温热,赶紧去喝吧。
靖公主点点头,然后起身走向厨房。

第三天,靖公主起床的时候,看到霍心在忙着砍竹子。
靖公主说,你要做什么?
霍心,我要做斗笠啊。

第四天,靖公主起床的时候,看到霍心在编草鞋。
她走过去,拿起编好的草鞋来回看看。

第五天,靖公主不知不觉的靠着门口睡着了。
突然一阵凉风,把她吹醒了。
不要动,霍心紧急的叫道。
这时候靖公主才发现自己的头上戴着霍心编制的斗笠。
靖公主斜眼看了看霍心,说道,你在画我吗?
霍心说,你是画中的一部分。
靖公主说,你怎么什么都懂啊。
霍心说,因为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啊。

第十天,靖公主起来的时候,她彻底的被眼前的场景惊吓住了。
她忍不住笑道,说,你竟然会绣花?
霍心看着她,说,我们捉妖师,必须一个人游走世界,真的需要什么都学会自己做的。
靖公主走到霍心旁边,拿起霍心的作品,说,这是一匹狼?
霍心说,是啊,那是我们捉妖师的图腾。
靖公主看着图腾,忍不住在想,霍心什么都懂,他的生活丰富多彩。而自己从小就心里只有报仇,生活里只有练剑。

靖公主,你们这样捉妖,有什么回报?
霍心说,这是我们的使命。如果诚心修道,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羽化成仙。
靖公主说,你捉过妖吗?
霍心说,没有。
靖公主说,你看过妖吗?
霍心说,看过图片。
靖公主,就只是看过图片,你就花掉二十年的光阴来学习捉妖。
霍心说,我们总要选择相信什么。对什么都怀疑的人,不会幸福。

靖公主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
又因为整天呆在房里闷。
她就跟霍心去摆地摊。
霍心用竹子和木材做了一些小孩的玩具,有水枪,弹枪,笛子等等。
霍心不忘把捉妖师的牌匾也放在旁边。
东西卖不出去。但小孩喜欢听霍心讲妖的故事。
霍心要他们买了东西,才肯讲故事。

靖公主在街上闲逛着,她要找个漂亮的绳子来给霍心的图腾挂着。
秦兵押送着犯人从大街上走过。
秦王嬴政实行严刑酷罚,小偷者,第一次,五十大板,第二次则牢狱三年,第三次者斩。
大兵过后,老板娘对靖公主说,现在治安好很多了,东西放在路边,我就回家吃饭,也不怕。

靖公主付了钱拿了绳子离开,她没有回答老板娘的话。
她往回走,看着满街上的商贩,一切井然有序。
因为同一货币和文字,刚地域之间交易更频繁,街上的东西多种多样。
她慢慢走到霍心的地毯。
霍心远远看到她,就喊,注意身体,别晒太阳。

一个管家急冲冲的来到霍心面前,说,我们老爷家闹鬼了,你快点去看看。
霍心兴奋无比,他来不及收拾东西,就拿起捉妖宝盒,跟着管家走,转头对靖公主说,你要跟过来吗?
靖公主赶紧跟上去,她好想看看霍心捉妖的样子,还有妖的摸样。
虽然她心里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妖。

管家的老爷是县长。
县长指着小亭说,我看到飘动的人影。
霍心看着手中的玻璃瓶,瓶子里装着千年狐妖尾巴,如果有妖,尾巴就会发亮。
尾巴没有发亮。
但是霍心小心的走进亭子。
县长跟在后面,还有很多官兵拔刀在后面保护着县长。
每个人都心惊胆战的。
只有靖公主一点都毫无畏惧。
她大步向前,靠近移动的影子。
然后她对着角落里的小孩说,原来是你们在伴妖怪啊。
两个小孩从角落里跑出来,手里拉着霍心卖给他们的风筝。
边跑向县长,先笑着说,被我们骗到啦。
县长抱起两个小孩说,两个捣蛋鬼。
士兵们都放松说,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妖啊。

县长停步。霍心大叫出来。他手中的千年狐妖的尾巴亮起来了。
他对县长说,这里真的有妖怪,你看我的捉妖灯亮了。
县长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我们会给你点钱的。别再浪费口水了。
士兵们议论纷纷,无赖啊,骗钱的。

晚上,霍心和靖公主,来到县府后山上。
狐灯在发亮。
霍心割破手指头滴血在羊皮纸上,血液来回滚动。
霍心看着羊皮纸血液的流动方向对靖公主小声说,往这个方向。
两个人小心的前行。
果真没错,一个女妖正在准备杀害县长的小孩。
霍心大声喊道,不许伤害小孩。
他拔出纯银之剑,抹上自己的血。
妖怪转身过来,说,可恶,又是捉妖师。
女妖扑过来。
霍心挥剑抵挡。
不到三个回合,霍心剑指女妖脖子。
霍心说,你是什么妖?
女妖轻笑说,你连我什么妖都不知道,怎么捉妖啊。
霍心说,妖典里没有你的记录。
女妖说,那是因为我刚修炼成功。我是麻雀修炼过来的。
霍心说,如此平凡小鸟修炼成妖,必定花费无数年份和心血。为何不懂珍惜自己的妖籍。
女妖突然楚楚可怜的说,对不起,我错了。
突然女妖挥动左手,带起巨大白雾,遮住视野。
白雾散尽,女妖不见踪影。
霍心对着靖公主说,你相信有妖了吧。
靖公主对他点点头,然后指着昏迷的小孩说,他怎么办?
霍心走过去抱起小孩,偷偷放在县府门口。

靖公主的伤差不多恢复了。
这几天她都会开始练习剑法,找回状态。
靖公主心想,霍心说的没错,自己差不多休息了半个月。
练习完剑法,靖公主来到窗前,她看到霍心种的蔬菜没想到已经长大叶子了,可以吃了。
霍心这几天买了很多的布和线,不知道做什么用。
靖公主等着霍心摆地摊回来。

霍心急冲冲的进门,拉着靖公主的手往外走。
靖公主跟着,追问到,我们去哪里?
霍心说,去一个神秘的地方。
靖公主不再追问,她知道霍心又在设计什么东西。
她们翻过山头来到了后山的山坡上。
山坡的面积非常的大,空中有一些燕子在飞翔。
靖公主终于看到了霍心的花样,眼看是一只小船,船上堆满了布匹。
靖公主心里嘀咕,船在陆地上做什么呢?这里方圆十里内看不到水。

霍心在船前停下来,他看着靖公主,认真的问道,你怕死吗?
靖公主说,怕。
霍心说,我这个设计可以让你像鸟儿在空中飞翔。
靖公主说,我不信。
霍心说,但它只能飞一次,飞完一次布匹就会漏气。
靖公主说,你飞过吗?
霍心说,没有这是我第一次设计。
靖公主说,死的可能性多大?
霍心说,我们会飞上天,多高我不确定,但是如果突然漏气,我们就会摔下来。
霍心说,如果你不敢,你就看我飞。
靖公主说,我只是担心我仇没报,不能死。不然我不怕死。
霍心说,那你的答案是飞还是不飞。
靖公主看着霍心说,我可以相信你吗?
霍心对她点头。

靖公主跨进小船。
霍心指示她按他画好的位置坐下来,叫她这样坐好,不要乱动。
霍心自己开始小心的点燃了船中央的一个火炉,火苗开始跳跃。
帆布开始往上膨胀。
靖公主着急的叫道,快要飞了快要飞了,我们真的可以飞啊,我们真的可以飞啊。
霍心赶紧坐在自己画好的屁股上。
小船开始离开地面,摇晃着。
靖公主激动无比的看着霍心,我们真的飞了,我们真的飞了。
小船离开了树木最顶尖的叶子,所有的森林在他们脚下。
鸟儿在远处盘旋,不敢靠近这个庞然大物。
靖公主完全忘记了危险,她闭上眼睛,煽动手臂,口中唱到,I BELIEVE I CAN FLY…
霍心着急的叫她握住船边。
靖公主没听她的话,依旧闭着眼睛想象自己是一只自由的小鸟。

小船随着风向飘向松柏林。
霍心担心小船被松柏枝卡主,他赶紧加大火,小船飞得更高。
靖公主看着脚下的森林,看着远处的鸟儿,她学着鸟儿鸣叫。
此刻,她好想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家仇国仇。
一声撕裂的声音,顶部的帆布出现裂缝,霍心着急的对靖公主说,飞船要摔落了。
他把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扔下松柏。
绳子绕住松柏。
霍心慢慢的拉着小船,希望小船靠近松柏。
一声更大的撕裂声,真个小船失去平衡。
靖公主和霍心掉到船外,往下降落。

茂密的松树枝挡住了他们。
霍心抱着树枝,着急的问道,靖,你没受伤吧?
靖公主说,我没事。她已经安全着地了。
霍心慢慢从树上趴下来。

靖公主突然向前抱住他说,太开心了,我们真的像鸟飞那样飞翔。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开心的时刻。

练习完剑法。
靖公主摘了霍心种的小白菜。
她凭着平时看霍心煮菜的方法,做了几道菜。
靖公主把做好的饭菜放到饭桌上,等着霍心摆地摊回来。
在等的过程中,她又回想了一次昨天的飞翔。
此刻靖公主内心有一些矛盾,是时候她和霍心告别了。
她不知道霍心会说什么话劝她放弃报仇,她不知道自己是否会伤害他的心,因为她报仇的决心是不会动摇的。

饭菜已经凉了。
霍心还没有回来。
星星已经出来了。
靖公主一个人看着星星,一口一口吃着冰冷的饭菜,眼泪滴在饭菜上。

霍心在摆地摊,靖儿跟他说今晚她会下厨。
霍心心急的想早点卖完玩具就回家去。
今天他脑海里一直播放着昨天靖儿开怀的微笑,尽情的笑,发自内心的笑。
他知道,对一个从小每天想着报仇的女孩子来说,这样忘记一切的笑是非常难得的,也许以后可能很难再看到靖儿那样放肆的笑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霍心的思绪。
一对秦兵站在他面前。
带头的秦兵问霍心,你需要回家一趟吗?
霍心想了想,对秦兵说,不用了。
霍心爬上秦兵为他准备好的马,随着秦兵奔向街尾。
秦兵告诉霍心,他们怀疑有妖怪要刺杀秦王,需要他去捉妖。
霍心心里无比的矛盾。
他很想回家一趟,吃吃靖儿做的菜,再次看靖儿一面。
可是,此刻他要救的,确实靖儿一心想要刺杀的仇人。
作为一个捉妖师,他的使命是捉妖,不管妖怪要害的哪个国家哪个地区的人,这些恩怨关系都不是他们捉妖师该过问的。
所以秦王皇宫有妖,他义不容辞要去捉妖。
如果靖儿知道此事,她一定会恨死自己。
但是,这是他的使命。
他不想欺骗靖儿,也不愿意看到靖儿为此恨他。
霍心骑马奔向秦宫。
他的眼泪流下来,被风吹走。

靖公主在关门之前,她再次看了看屋内的四周,她放佛看到霍心四处忙碌的样子。
她不知道霍心会不会再回来。
但她还是在桌上留下一封信。
信里说,
霍心,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谢谢你照顾我。
这段日子,我过得很开心,我从来没有过的开心。此刻,我多么希望,我不是赵国的公主,而是一个普通的百姓。
我多么希望跟随着你,天涯海角去捉妖。
但是,我不能。我必须去完成我的使命。
如果我活着回来,我回去找你,我肯定会找到你。

【未完待续】